新聞中心 當前位置:首頁 - 行業新聞

“食品安全”納入干部考核,權責匹配才稱得上“最嚴”

“食品安全”納入干部考核,權責匹配才稱得上“最嚴”

新京報

02-2523:23

▲資料圖 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據新華社報道,近日,中辦、國辦印發《地方黨政領導干部食品安全責任制規定》,首次將食品安全工作納入地方黨政領導干部政績考核內容。規定明確,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對本地區食品安全工作負總責,主要負責人是本地區食品安全工作第一責任人,班子其他成員對分管行業或者領域內的食品安全工作負責。

從2013年中央“一號文件”首次提出“健全基層食品安全工作體系”,到2017年“一號文件”提出要“健全農產品質量和食品安全監管體制”等,再到2018年11月市場監管總局提出要建立食品安全領域的巨額賠償制度……毋庸置疑,近年來,從技術手段革新到法律制度“打補丁”,針對食品的安全保障正日趨完善。

與之對應的,則是食品安全事故的不斷減少。但減少不等于已銷聲匿跡,這幾年,食品安全領域的問題仍時有曝光。鑒于此,對食品安全再怎么重視都不為過,而且這根重視的“弦”絲毫不能松。畢竟,隨著生活水平提升,民眾對食品安全問題越來越重視。

而那些不時曝出的食品安全問題則表明,與民眾的重視程度難以相稱的,是一些地方還在把食品安全問題視作瑣碎、末端的小事,特別是部分黨政領導干部對食品安全問題仍然重視不夠,監管失之于寬、失之于軟。因此,如何探索出更加有約束力的責任分配制度,就顯得尤為必要。

而這次,中辦、國辦明確將食品安全納入地方黨政領導干部政績考核,可以說是對食品安全事故責任追究形成了較為完整的閉環。

食品安全事故中,地方黨政領導干部該當何責,法律法規層面其實此前就對此有規定。比如2015年4月新修訂的《食品安全法》第142條規定,對于本行政區發生食品安全事故的,“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記大過處分;情節較重的,給予降級或者撤職處分;情節嚴重的,給予開除處分;造成嚴重后果的,其主要負責人還應當引咎辭職”。

因食品安全事故獲咎的領導干部,之前也并非沒有。如2017年11月,江西九江某地所產稻谷及其耕地被曝受重金屬鎘不同程度污染,之后九江市紀委對市有關部門和區相關責任人等11人予以了追責。其中,對負有直接責任的村鎮干部立案審查。對負有重要領導責任的港口街鎮分管環保工作副鎮長吳帆(非黨員)立案調查,給予行政警告處分,其他人員只是誡勉談話。

刨除追責力度,這樣的個例仍難打消公眾的疑惑:對于食品安全事故,黨政領導干部究竟該擔怎樣的責任,追責該追到什么程度,之前似乎并無確定的說法。

猶記得,習近平總書記在2016年12月召開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四次會議上曾指出,加強食品安全監管,就要“嚴字當頭,嚴謹標準、嚴格監管、嚴厲處罰、嚴肅問責,各級黨委和政府要作為一項重大政治任務來抓”!八膫最嚴”,也成了食品領域監管的常識。

而此次規定的出臺,符合公眾期許,也合乎“最嚴”的題中之義!白顕馈斌w現在追責的力度更大上,對于發生食品安全事故問題的行政區域地方黨政領導干部,要“按照干部管理權限依規依紀依法進行問責。涉嫌職務違法犯罪的,由監察機關依法調查處置!薄皣馈弊衷谶@里得到了真正體現。

“最嚴”還體現在追責的范圍更廣上。從橫向來說,《規定》指出,“食品安全相關工作”是指包括“衛生健康、生態環境、糧食、教育、政法、宣傳、民政、建設、文化、旅游、交通運輸等行業或者領域與食品安全緊密相關的工作”,以及“為食品安全提供支持的發展改革、科技、工信、財政、商務等領域工作”。從縱向來說,追責的“地方黨政領導干部”不僅指“鄉鎮(街道)黨政領導干部,各類開發區管理機構黨政領導干部”,還包括“縣級以上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領導班子成員”。

這也意味著,一旦某地發生了食品安全事故,可能要追究的黨政領導干部,就不再只是幾個直接責任人,而是相關領域、相關層級的主要負責人員,乃至地方一把手。在嚴格溯責的規則體系下,他們很難輕易甩鍋。

可以預見,將食品安全納入地方黨政領導干部政績考核,能以“守土有責”的責任壓力,倒逼更多地方領導干部盡到責任,進而更有力地守護好食品安全底線,保護好民眾舌尖上的安全。

□肖隆平(媒體人)

編輯 孟然 佘宗明 校對 危卓


快速導航

光碳核肥
聯系我們
亚洲人成无码网www一区_亚洲国产中文人成视频在线观看_无码少妇av无码专区_久久無碼高潮噴水
<b id="7hj1x"></b>

      <i id="7hj1x"></i>
      <video id="7hj1x"></video>